丁辰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她有普通的家庭、普通的运动细胞、长得不丑但也不会被认为很好看,透过普普通通的努力,成绩大约在班级中上游,还算不错。

    直到有天早上醒来,她发现自己的眼睛似乎出了问题。

    丁辰用力眨眨眼,看着这些天以来不知道第几个头上长出数字的人,她一再确认那些字,希望某个瞬间这个「幻觉」会突然消失,但无论闭眼几次,或是把眼镜拿下来,那些数字都没有消失的迹象。

    这个来历不明的资讯还贴心地附上了详细解说:指驱使人们参与X行为、出现接近X对象的动机或兴趣。

    「X慾值......」

    於是,丁辰被迫知道了许多她不想知道的秘密。

    例如,坐在她前面的男同学在同桌的男生和他g肩搭背时X慾会飙升、漂亮的英文老师上课时,班上许多同学的数值齐刷刷上涨,其中甚至有nV生、秃头的数学老师看着班上nV生时增加的数字......

    呵,早就知道那个猥琐的秃子没安好心。

    丁辰一边和数学奋斗,一边在心底暗骂数学老师。

    下午的数学课让人昏昏yu睡,为了让学生们保持清醒,数学老师开始点班上的同学回答问题。

    「邱晏真,你来回答这题。」

    被点名的人站起身,丁辰看着她的背影以及她头上大大的零,心情无b舒畅。

    从早上醒来到现在,她从人们X慾的数值变化看出了很多事情,虽然基本上都是她自己脑补的,但也让她有些不适,好像自己在窥探他人yingsi。

    邱宴真四平八稳的数值让她觉得安心,一整天下来这人的数字就没变过。

    丁辰和邱宴真并不算熟悉,她总认为对方是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

    邱晏真长相出挑、成绩优异,连T育表现也很出众,从她平时与同学的聊天内容可以推测家境应该也挺不错的。

    「x等於五。」

    邱晏真将头发别到耳後,思考了一会後肯定地说出答案,老师眯起眼睛点点头让她坐下後又继续讲课。

    丁辰看着数学老师又上涨了一点的数字,在心里呕吐。

    丁辰看着对方头上的数字,第一次对邱晏真这个人感到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