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本没什麽交集变成会牵手的关系还是有些奇怪,所以两人默契地没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太过亲密,只是这麽一来「补缺」的进度便严重停滞下来,上学时间都是同学不用说,放学时邱宴真也都是和朋友走的,而且几乎每天都有补习班的课要上。

    丁辰去听了前座男生上的补习班,除了离公车站b较远以外并不b邱宴真的补习班差,费用b邱宴真的补习班便宜了一点,然而邱宴真的补习班胜在有邱宴真在。

    所在丁辰在最後还是报了邱宴真在的补习班。

    每周三的补习课後,张易婷和林芯月搭上公车以後的时间是他们俩小小的幽会时光,有时丁辰会捏捏r0ur0u邱宴真软软的手,邱宴真会把自己匀称修长的手指塞进丁辰的指缝,扣紧她的手阻止她,丁辰喜欢她做这个动作,更喜欢她们十指交扣後邱宴真嘴角带笑的无奈表情。

    又是一个周三,两人牵着手安静地在公车站等带回家的车,丁辰不断偷看着邱宴真的X慾值,自从她们开始了这种牵手关系已经有几周了,邱宴真的X慾值变动大了起来,有时牵手时会升高,但隔天到学校就恢复成零或者很低的数值;有时升高的X慾值却会延续到隔天,甚至一两周。

    这......岂不是大致能猜到邱宴真回家有没有zIwEi吗?

    之前还对於邱宴真稳定的数值安心,结果现在反而从对方的X慾值脑补了很多事情。

    丁辰在心里默默感到抱歉,然而现在她实在忍不住去偷看邱宴真头顶的数字,然後做出一些猜测,对方已经顶着六十以上的数字快一个月了,虽然随着两人慢慢习惯了牵对方的手,邱宴真的数值被牵手给影响的程度也降低了不少,但这不代表她不再产生X慾。

    丁辰有些担心,不会把人憋坏吧?要不要问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呢?

    不过主动问这种事好像有点奇怪,显得自己很想和邱宴真做那些sEsE的事情似的。

    她踌躇许久,一直到邱宴真上公车都没敢把她的疑问问出口。

    没成想,这个有点困扰丁辰的问题过两天就解决了。

    周五的社团活动时间,心情烦闷的丁辰向自己的冷门小社团请假,溜到游泳社游泳,她偶尔突然想游泳时会这样做,而她上一次做这样的事正是被邱宴真撞见lu0T那一次。

    邱宴真自从那次意外将丁辰看个JiNg光後,就没在游泳池遇见过对方,她只当是时机不凑巧,毕竟她是来等张易婷一起去补习的,所以总是在社团活动一结束就过来,张易婷通常也会早早从泳池起来冲澡更衣,以便能早点离开。

    「宴真?」游完泳准备进更衣室冲澡的丁辰眯着近视眼,看向眼前有些模糊的身影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你怎麽在这?」

    「我在等易婷出来。」邱宴真手捧着书,没有预期到会在这里再次遇见丁辰。

    「张易婷?她好像因为身T不舒服,上一节课就先回家了,她没告诉你吗?」

    邱宴真愣了一下,从包包里翻出手机查看,果然看到张易婷传来要她不用到泳池来的讯息:「我刚才没看手机。」

    「要不你等我,我们一起走?」丁辰提议,「你来都来了。」

    邱宴真没怎麽犹豫地点头应好,虽然让她自己走也完全没问题,但有人作伴当然更好,而有丁辰作伴对她来说是好上加好非常好。

    只是现在这个地点加上丁辰这个人,会让她想起某些令她血脉喷张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