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在g什麽?!

    丁辰手扶着隔间门额头抵在上头想着,不敢转身去看邱宴真,不过看不见对方的脸反而给了丁辰一点勇气,让她开口问出自己的疑问。

    「你、你的那个......」丁辰结结巴巴地说不清话:「你怎麽会?你、你是因为这样才......」

    丁辰话还没问完,就听身後传来啜泣声,她闭上了嘴,想了一下又笨拙地开口:「你别哭啊,是、是那个地方不舒服吗?」

    邱宴真在丁辰推开门时吓了一跳,第一个念头是:一切全完了。

    但丁辰随後的反应又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对方似乎并没有她想像中的厌恶和排斥她奇怪的身T构造,还尴尬又紧张地试图安慰她,不过这使得她心里的愧疚感更加强烈,她竟然对这麽好的人产生那些下流无耻的想像,思及此,邱宴真的眼泪又涌出眼眶。

    丁辰得不到回应,偷偷回头瞥了一眼,邱宴真握着她狰狞的ROuBanG哭得梨花带雨,竟然让丁辰觉得有点可Ai。

    被自己有点变态的念头吓了一跳,丁辰又回过头瞪着隔间门,继续尝试安慰对方:「你是怕我因为这个讨厌你吗?」

    丁辰听到身後的啜泣声停顿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对了,又继续说,「没事的,我不会因为这样讨厌你,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谢谢......」邱宴真终於开口回话,身T被丁辰接受的喜悦稍微冲淡了她羞愧的情绪,她的理智稍微回笼了一些,至少丁辰还不知道自己对她的龌龊心思,而眼下b较迫切的是,她还需要解决她的慾望,但丁辰还在隔间里她没办法继续动作。

    听到哭声渐弱丁辰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而关心起对方的身T:「你的身T还好吗?」

    「......不太好。」恐慌和强烈的愧疚淡去後,邱宴真後知後觉地感到羞耻。

    丁辰回想着刚刚看到的画面还有对方居高不下的X慾值顿时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也许、我出去你会方便一点?」丁辰用右手摀着眼睛侧过身将另一只手放到门把上。

    邱宴真的脸瞬间爆红,她咬紧下唇闭上眼睛,刚才丁辰还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做什麽,现在对方什麽都知道了,还要让出空间方便她做事。

    丁辰悄悄张开了一点指缝,看向邱宴真头顶的数字,突然想到放学在公车上时对方突然飙升的数值,这样说的话,邱宴真那时候不会是......

    丁辰想着想着红了脸,不会吧?那可是邱宴真啊!

    她有些不敢置信,那个对谁都温温柔柔,保持着良好距离的人,竟然因为她......丁辰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将天使拖下凡间的罪人,她的心脏剧烈跳动着,无法控制地对自己的特殊感到喜悦。

    不不不.也许不只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