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禁闭,其实除了别墅的那扇大门不能出去之外哪里都是她能活动的地方。徐父外出出差,小司从来不敢对着她大声呵斥,这两天就是徐嘉禾快乐的天堂。

    早上和小司去花园挖挖土,摘点花来捣鼓着玩。下午就和小司一起练练钢琴,睡个懒觉。

    日子过得很快乐,直到徐嘉禾又开始正式上学。

    她突然发现,她的高中生活似乎在与初中生活慢慢重合,又开始变得孤单寂寞。

    没有朋友,没有伙伴,她的身边除了一个司承昱再无他人。

    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从始至终她都没有错,且在惩罚坏人的时候已经心软了许多——只是头发而已,又不是不会再长出来。初中那会她可是让人将一位物理老师打伤躺在病床半年不止。

    徐嘉禾生气是一时半会儿的,没有朋友的状态从幼儿园开始就持续了这么多年,如今继续持续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徐国玮知道这件事之后仍旧是气得不打一出来,人还在外地出差,却已经连夜把手上的事情交接完之后匆忙地赶回家里。

    他太忙,嘉嘉刚出生的时候还有妻子在一旁教导,小时候还是个乖巧懂事的漂亮小nV孩,知道和阿姨伯伯们问好,还会在他出远门回家后亲亲爸爸的脸蛋。

    嘉嘉五岁时,妻子去世。尔后他的事业也越做越大,没有再娶的心思,于是只能在照顾嘉嘉的人手上做多安排,一大堆b她大一点的孩子陪着做个伴,到最后竟然被她折腾得只剩下司承昱一个——

    徐国玮的脑袋都有些疼。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日渐出落得亭亭玉立的nV儿,即便嘴上认错,可依旧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倔强不服输的神情。

    “嘉嘉,作为学生,该按时完成作业。”

    徐嘉禾紧咬下唇,想反驳爸爸明明是那个老nV人布置太多。可话到嘴边,又想起司承昱所说的,在爸爸面前乖乖认错b反驳显得要更懂事一些。

    “爸爸,我知道错了。”

    徐国纬叹了口气,没有把时间放在nV儿身上让她养成无法无天的X子。现在想要好好调教也没那么简单了:“那个老师……?”

    徐嘉禾挨着骂,司承昱也会陪着她一起站着。他走上前,眉眼低垂看不出神sE:“徐总,老师那边我已经解决好了。”

    “到底是嘉嘉做错了事情……记得好好跟人认个错。”

    “是。”

    他挥挥手,让徐嘉禾回房间里去写作业。又叫上一直跟着在他身边渐露锋芒的几个年轻人,一起去一趟书房。

    他这个位置,不能无人可用,也不能像年轻那会儿似得凡事都亲自出头。手底下的年轻人都是一群二十出头的小伙。人才贵在JiNg不在多,这群以司承昱为首的几个,都算得上一把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