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青春都市>孤木成林 > 楔子
    蝼蚁鼠辈的Si亡可能丝毫不会引起你的注意,那,亲眼看见身边人的尸T时,你待如何?

    这个夜晚只有浅浅的一轮弯月,远离喧嚣的米尔森林在这儿漆黑无b的夜sE下,显得特别气定神闲。蝉照样的叫,植物照常的呼x1,一棵棵高大的各类树木将底下的风景遮得严严实实。

    当视线穿越茂密的树叶看往地面,可以隐约看见地面上躺着两个人,两人之间的距离离得不远。

    躺得离树gb较近的那人,渐渐转醒。

    只见她眉头紧皱,神情痛苦,原本扎得漂亮利索的高马尾此时已经因为躺了许久而变了形,歪歪的垂下,毫无生气似的。她眯着眼睛,眼前的一片漆黑让她稍微有些意外。

    当眼睛适应了黑暗,能够勉强看清这里是什麽地方后,她用右手往旁边一探,m0到了厚实的树根,m0索了一会儿,找到合适的着力点,稍微用了点力撑着树身坐了起来,而另一只手则惯X的扶着此时特别混乱,甚至有点发疼的脑袋。

    待她彻底清醒之後,昏迷前的记忆才慢吞吞的回笼——

    她记得前天收到了“他”的信,然後今天下午就按照了约定,来到米尔森林东边最外围的小木屋集合。

    这个地方他们都不陌生。

    那小木屋,是开启他们噩梦的起点。

    然後……

    她才想起来,昏迷前最後的景象。

    她几乎木讷的转头看向那躺在不远处的人,然後连滚带爬的来到那人的身边。

    用手触了触,发现那人手脚异常的冰冷,仿佛是被锁进了冷藏室一趟似的,双睛紧紧闭着,无声无息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她颤抖着手抚上那因失血过多而异常苍白的脸,轻轻唤她:“艾丽……艾丽……”

    她屏息着探向艾丽的脉搏,完全没有起伏,失去了生命迹象。

    “啊!!!”这个认知让她吓得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手上却无意间碰到了一滩黏糊糊的YeT,她抬起手一看,呛人的气味占据她的嗅觉,那是铁器生锈的味道。

    是血的味道。

    她这才发现艾丽身下淌着一大滩血,她惊恐的用脚蹬着退後了好几步,眼泪争先抢后的脱眶而出。

    “怎麽办,怎麽办……”她喃喃自语着,眼神空洞而无助的环顾着四周。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救她们……

    她大口呼x1吐纳了好几下,b迫自己冷静下来,突然想起了什麽,慌乱的从背包里翻出手表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