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历史穿越>烂黄瓜从良记 > 他记得自己还是雏j的时候
    屋内只有一盏台灯亮着,至低档的暖白灯光使办公之处幽暗得像一间停尸房。

    ?书桌之上,灯光之下散乱地放着四五分蓝sE文件夹,一叠陌生nV人的个人资料,和一张张缺乏面部细节的碳笔肖像画。

    ?停尸房里唯一一具尸T,也是书房的男主人,此时正坐在皮椅上,一言不发地盯住角落的暗处。

    ?这个善于伪装的男人看似面无表情,实则一早被鬼魅支配着整幅r0U身。

    ?他那只放在扶手上的手,犹如帕金森病症似不可抑制地颤抖。

    ?在灯光无法照亮的地方,站着四五个半透明的影子。它们像是纸盒里的扑克牌重叠在一起,影绰绰得好似万花筒里的画片。

    ?它们在晃动,他的瞳孔也在晃动。

    ?他从未想过求救,因为b起魑魅魍魉,他更加害怕外人会窥见自己的丑态。?他塑造坚不可摧的外壳,是不可被轻易破坏。

    ?只是合眼睁眼的功夫,一个身穿紫sE连衣裙的长发nV人,从付荣的眼前一闪而过。

    ?来了,她来了。

    ?他的瞳孔立即缩小,汗毛直立起来。

    ?一个温柔的nV声在他的耳边低语,宛如是世间上最为亲切的话语。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