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然闭着眼装睡,没想到宋翊锟连身体都没擦,上床就开始脱自己衣服。

    “唔……老公,怎么了?你在干什么?”

    宋翊锟不回他,只一件件脱下他的衣服。

    “别,他们会听见的!”

    沈清然压低声音,不断把宋翊锟凑上来的脸推开。

    宋翊锟动作坚定,凭借过人的身体素质轻松压制沈清然,他有太多东西要验证。

    “可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的,白净秀气,腰细皮嫩,脾气娇气这些好像都是女孩子的特点。”

    当沈清然被剥光衣服,赤身裸体的被自己压在身下时,凌肃的话像魔咒一样响起。

    不可能,我爱沈清然,爱他的一切。宋翊锟在心中大声反驳。

    “我媳妇和清然很像,长得白净清秀,性格单纯,有时候还有点作,宋哥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他。”

    “喜欢男人不就是喜欢……”

    沈清然闭着眼装睡,没想到宋翊锟连身体都没擦,上床就开始脱自己衣服。

    “唔……老公,怎么了?你在干什么?”

    宋翊锟不回他,只一件件脱下他的衣服。

    “别,他们会听见的!”

    沈清然压低声音,不断把宋翊锟凑上来的脸推开。

    宋翊锟动作坚定,凭借过人的身体素质轻松压制沈清然,他有太多东西要验证。

    “可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的,白净秀气,腰细皮嫩,脾气娇气这些好像都是女孩子的特点。”

    当沈清然被剥光衣服,赤身裸体的被自己压在身下时,凌肃的话像魔咒一样响起。

    不可能,我爱沈清然,爱他的一切。宋翊锟在心中大声反驳。

    “我媳妇和清然很像,长得白净清秀,性格单纯,有时候还有点作,宋哥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