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仙侠修真>舔狗的反击 > 第三章 我在他绝望的拥抱下了
    把他手筋脚筋挑断以后给他吃的食物里下的药的剂量就少了很多,也减轻了一笔费用,我负担也少了,多出来的钱给他买了新的裙子,我喜欢他露出细腰和长腿,他的四肢和手足十分匀称,犹如画廊里展示的贵族裸体,戴上假发的他安安静静躺在我的副驾驶,就像睡着的女朋友。

    他一米七几的身高,体重一百三,一开始抱起他还能感觉到手里的重量,但现在窝在我怀里的他轻得像片羽毛,我一直在逃避他现在过于瘦了的这件事,为了逃脱良心上的谴责,我只好一遍又一遍地将我的怜悯扔掉。

    为了让他在漫长的旅途里安静一点,我在早餐里加大了安眠药的剂量,将为数不多的生活用品搬到后备箱后,我把他抱到了副驾驶,他的长发缠在了我的手臂上,我忍不住去吻,戴上眼罩的他就像是在补眠,我亲了亲他鲜艳的红唇,后视镜里的我也沾上了口红,照着镜子抿了抿,气色看上去好了一点,但还是不如他美艳。

    我记得他第一次女装的样子,是为了替学妹赚学分而假装女生去跑步,他脸是化得美了,但身子骨一看就是男生,最后被人赶了出来,然后他穿着师妹的短裙去和师妹开了房。我本答应在大厅望风,但还是中途跑上楼去听墙角,因为师妹的男朋友下午要来找她吃晚饭,所以他们只开了个钟点房,我听了全程撸了一发,然后又坐回到大厅的沙发上。

    师妹先出来,和当初刚进房时一样,看到我还打了个招呼,过了半小时他才出来,口红被亲花了,嘴唇上的颜色淡了不少,走起路来慢慢悠悠的,到我身边的时候还瘪嘴抱怨,说要不是身上只有这套女装他才不会还带着假发,我把外套脱下来给他,他笑了一声,穿上了,揶揄道,大热天还穿外套,但为了遮住身上的吻痕,他还是很乖地把领子也立了起来。

    大厅镜子里的我们就像一对刚开完房的小情侣。

    给他系上安全带,我俯身亲上了他,刚涂好的口红在他明显的唇线上被晕染得模糊,涂口红是个麻烦活,我只好压抑住内心的躁动,用手指把唇边多余的粉色抹去,再在他唇上把颜色调均匀。

    高速公路上只有道路和车,没有其他烦心的东西,每次跨省我都横跨两个,生怕被他的父母发现,找工作也不敢去特别繁华的城市,但这也方便了我找工作,如果是在北上广深这种地方,光是面试可能就要花上几天时间,如果是小地方,虽然钱不多,但好在房租也不贵,所有人都跑到大城市了,小城镇就会荒芜很多住宅,我每个月油钱是大头,住宿费倒没有压过我肩膀。避免留下记录,我都直接去小区找电线杆子斑驳楼道里贴着的租房广告,我专找老年人,看完房不签合同直接给钱,一次交三个月的,刚好就是我实习的时间,有些谨慎的人会说不签合同就不租给我,我就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没有证据就不用交税,几乎所有人都被我说服了。

    快要下高速的时候,他被我摆在膝上的双手已经因为车辆晃荡而垂了下来,我握住他的左手,伸进我的裤子,拉开拉链把鸡巴露出来,我握着他的手给我撸,他瘦下来以后连手也跟着没肉了,但还是很嫩,我发现他指甲长以后会给他修剪,还会用锉刀把尖端磨掉,落下白色粉末,现在我就用食指压着他的食指扣我的马眼,快速撸了几下以后我射了他一手,用他的手背把鸡巴顶端擦干净,然后把满手精液的左手又放回到他的膝盖,握不住的精液流到他大腿上,我把鸡巴收回来,又继续开车。

    一开始我慌不择路逃到了深圳,看到他父母也来了的消息以后又开车连夜逃到了北京,北京那工作忙人员杂,他闹出的动静害我被投诉好几次,我只能讲我会让我女朋友动静小一点,不知道他们查到了什么,我又在北京看到了他父母就要来的消息,我又匆忙在网上找到猎头,他甩给我一个上海的工作,来到上海以后,处境和北京差不多,我只好把他废了然后拿完实习期工资又跑路。

    新工作单位领导总会问我为什么总是换工作,我偷了一个同学的经历,说实习期公司不给交社保,我可以以应届生的身份再考公考编,不过两年过去,这个借口又要不好使了,我也对这种东躲西藏的生活感到厌烦,开始想找新的乐子。

    我舍不得抛弃他,但他占据了我大多数时间,让我没有精力去接触新人,既然想打破这泥泞的循环,我选择从他入手,开发新的乐趣。

    在一个城乡结合部我租了一个带小院子的平房,周围已经荒芜了,院子里也长满了杂草,屋里都是水泥地,床和桌椅都是刷了红漆的破旧木具,平房后面是一条铁轨,刚来看房的时候有一截火车头拉着三厢车身拖拖拉拉轰鸣而过,之后我再也没看过,我把他抱到院子的躺椅上,因为以前我也会把他抱到阳台上晒太阳,所以他也乖乖被我抱到阳光底下,还把手臂挂在我脖子上,我每次都因为这样的亲昵而满怀柔情,对他再一次心动。

    假装走远,又回来的时候,我打开新买的变声器,调了一个小女生的声音,机器外放的声音能很好盖过我的原音,我走近他,看着像在假寐的他,缓缓开口,你好,我好像迷路了,你知道最近的地铁站在哪吗?

    他先是一愣,然后眼罩都藏不住他剧烈颤动的眼球,他慌慌张张,四肢怪异地抬起,最后重重地从躺椅上摔下来,他牙床在激动地颤抖,发出像是大冬天被冻得不住牙齿碰撞的声音。啊,你怎么了!我又跑近,居高临下看着在土地上扭动的他。他发不出声音,只能狼狈地叫喊着,下巴、手肘、膝盖,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被蹭出血痕杂糅进沙子,他很倔强,用下巴撑地,四肢乱舞,朝我这个方向爬,看到他这个惨样,灭顶的快感在我脑海里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