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仙侠修真>舔狗的反击 > 第二章 猪圈囚白月光S尿冲水
    第二章

    不停更换工作地点是因为他的父母,有钱人的精力和财力真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就算他们的儿子已经失踪了两年,他们依旧像一开始那样闲得像是二十四小时都有时间查找真相。但是他们傲慢地略过了我,他的女朋友、室友、同门,把所有同学问到底了才注意到我,我本来谨小慎微生怕被他们发现,但他们的无视激怒了我,真相就要被倾诉的欲望流畅出口腔,我几乎就要不知道自己将要说出些什么,但他母亲那无神的表情又把我敲醒,张牙舞爪的疯狂瞬间被压抑至湖底,我恢复了从容的神色,说着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还有跟我偶遇的辅导员替我作证,我这个凶手比在场所有人都表现得清白。

    把昏迷的他抱进我车后备箱,我在他头顶塞了一个枕头防止他撞到,谁也不会去想我一个人坐高铁回了家,又立马开车到他失踪的城市绑架了他,我有当时喝得烂醉如泥的父亲的不在场证明,在父亲眼皮子底下把他关进我们家窄小的采扫间,在那里睡奸他。

    我父亲是个屠夫,虽然现在大多时间都是喝酒,但每天还是会杀一头猪,小镇最近在评“文明小镇”,公共场所得保持干净整洁,还不得喧哗,所以杀猪这件事就被我爸挪到了小房间。采扫间一打开就是两头将要被宰杀的猪,它们正吭哧吭哧地吃着饲料,里面一个小隔间有一道小铁门,里面关着我的爱人——我爱的人。

    小隔间头顶有个小窗户,里面装了个小风扇,他被捂住的嘴巴发出声音就像隔壁猪吃食,干他的时候他的哭喊像是外面猪被我踩到尾巴。

    父亲在门口把猪吊起来,割喉放血,我在采扫间把他压在床上猛干,猪的惨叫声比他被奸发出的声音要来的惨烈,围观同伴被杀的猪一直在凄惨地叫着,他连活着的猪都叫不赢,只能撅着屁股吸着我的鸡巴,我射完一次就会起身不贪多,穿上裤子打扫起屋子,给屋外杀猪的父亲拿东西打下手,只关心自己的父亲从来不管我干什么,他只当我偷懒,我也懒得解释。

    杀完猪父亲这一天的工作就算是做完了,其实他已经算是半退休了,之所以每天还要干点活纯粹是闲的,就像他的父母一样,赚那么多钱早够了,所以现在天天闲着没事就找他们儿子的下落。

    母亲是小镇医院的资深护士长,起早贪黑,我这辈子都没怎么见过她,她偷偷带回家倒卖的药品我见的次数都比见她多。小地方管理混乱,小作坊比大医院还赚钱,药厂关系盘根错节,我妈大半生都被关系户压得死死的,导致后面彻底黑化,什么有的没的药都往家里带,充分利用裙带关系搞特殊,和药贩子里应外合倒卖医院的药,领导吃回扣嘴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高中就偷我妈从医院偷的药到学校卖,卖得最好的是安眠药,其次是些钙片维生素啥的。

    有一点不知道是遗传的我爸还是我妈,就是我刀拿地特别稳,下手也又准又快,大学一次解剖课是我唯一一门拿满分的课程,我挑他脚筋手筋的时候就像当初解剖案板上的青蛙一样,柔软、可控,是我喜欢的感觉。

    我喜欢掌握的感觉,但一切都朝不可控的方向狂飙。

    每天给他打葡萄糖维持生命基础能量,就像医院里那些植物人一样,要是他也像那些人整体只是睡觉就好了,我就不用每天给他打镇定剂让他睡着,妈妈的库存我都快用光了,他还是顽强地每天在床上扭动,精力旺盛,他的求生欲折磨地我睡不着觉,我每天带着些难以言喻的痛苦去爱他。

    有天我在射进他身体里后没有回去,而是关上门坐在墙边看他。他误以为外头路过的人是我,在听见脚步声远去后靠墙坐直了身子,赤裸的身体被那道通风扇透来的光照亮,像一块清透的羊脂玉,他头抵着墙壁,屁股对着我,塌下腰,跪坐,在床上,被捆住的双手努力伸长中指,然后孤注一掷,脖颈往后弯曲,头仰后,肩往后塌,脚尖和大腿发力,中指一点一点陷进屁眼,食指也伸了进去,然后食指压住臀尖,中指在屁眼里搅动,我的精液顺着他中指的扣动,扑哧扑哧流了一床单,他屁眼一张一合,比当初夹我的时候还要色情,我舔了舔唇,握住他的腰。

    啊!他大叫一声,抖地像个筛子,屁眼因为恐惧张合地更加剧烈,我咬着他的臀尖,含着嚼了嚼,扯着他的头发,他跌跌撞撞地被我扯到猪住的空间,这里有水管,他听见水流的声音挣扎地想要逃回刚才的床上,我搂住他的腰,把他按在我怀里,然后把他放在一把小凳子上,把水管插件他屁眼,开大了水龙头。

    他尿了一地,都是透明的,屁眼里洗出来的水也都是透明的,这么些天他都没吃过东西,胳膊上都是针眼,从里到外都干干净净,我按了按他满是水的肚子,他呻吟了一声,从屁眼里尿出水来,我用力按,他四肢无力只能任我摆布,从屁眼里把水都尿出来之后我也有了尿意,我掰开他的嘴巴,摸进去,发现他虎牙还挺尖的,他好像意识到什么,突然就闭紧了嘴,我也不想被咬断,就掰开他的腿,在他屁股里尿了进去。他开始挣扎,但刚才把我精液抠出来已经用完了他所有力气,所以我轻而易举就制止住了他,尿在他里面跟射在他里面一样,本来尿憋急了猛地一尿就像射了精,更何况是尿在我精盆里,他里面像吸我精一样在吸我的尿,我的尿又多,比精液滚烫,尿了好一会儿,尿到他肚子再次鼓起来,撑不住了,我的鸡巴都浸泡在我尿液里,黄色的尿液尿到最后从他屁眼和我鸡巴的缝隙里滴出来,但我还没尿完,继续尿,尿液从他大腿根部留下来,像他自己失禁了一样,流了一地。我终于尿爽了,从他屁眼里拔出来,发出“扑哧”一声,他屁眼又一张一合的,尿液断断续续被他屁眼射出来,像小喷壶一样,就是平时喝的那个脉动,挤一下射一下。

    我把鸡巴往他屁股上蹭,蹭得他满屁股都是我的尿,但我鸡巴还是湿的,就又蹭他的背,他的大腿,最后把他肚子胸口胳膊蹭了个遍才把尿给蹭干净,我把鸡巴收进内裤里拉好拉链,拿着水龙头开大水压冲着他喷,他惨叫一声,缩在墙边瑟瑟发抖,把自己挤成一小团。我想把他身上尿冲干净,就扯着他头发让他站起啦,他被我扯直了,从头到脚冲了一遍水,我摸摸他的肚子,还是鼓鼓的,里面装满了我的尿液,让他看上去像是怀了我的孩子,我只能压着他的肚子让他一股一股尿出来,后来我干脆固定住水管的冲向,一手按他肚子一手扣他屁眼,我的尿液才终于被他排泄干净,又给他冲了一遍以后我拿了一条大毛巾给他擦干身子,然后再把他裸着锁进了小隔间。

    这是我和他度过的最美好的一段日子。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