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青春都市>血狱魔尊 > 第253章 救下穆怀
    烈辉等人找不到穆怀,怀疑穆怀的未婚夫潘乐水没安好心,便前去学院大门拦住了潘乐水的车辆,不料学院中的一个副院长早就和潘乐水勾结在一起,竟是想要凭着武力直接压服烈辉等人,就在众人救人行动要被这副院长给毁掉的时候,烈辉却是突然感觉身上一轻。

    在烈辉感觉身上清朗的时候耳中便是传来了一个声音,那声音是从那副院长和几名导师身后传来的。显然隔绝了这副院长威压的就是那人,只听那人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是过来支援的,有什么事情竟然劳烦李副院长都亲自出手了?”

    这人的实力似乎还要在那李副院长之上,人还隔得老远便是将那李副院长的威压给隔绝了。烈辉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便是发现来人竟然是那日在院长屋中看到的另一个老家伙。烈辉心中计较着,院长说这家伙要收自己为徒,如果这是真的话,今天或许事情就有转机了。

    烈辉乘着众人注意力都被那刚来的阵法导师所吸引的时候,便是直接展开身形,从旁边绕过了那李副院长和几名导师,来到了阵法导师身边。烈辉见距离那李副院长还远,便是将自己的话用武力包裹这传入了阵法导师耳中:“院长说您老要收我为徒,今天徒弟遇到麻烦了,麻烦师傅出手帮忙。”

    烈辉这边是直接将那什么拜师步奏都给省了,上来就直接以徒弟自称了。烈辉也是赌了一把,那院长应该没有必要拿这种收徒的事情骗自己,今天这阵法导师刚好就过来了,如果不是为了烈辉的话,怕也是有些过于巧合了。所以烈辉便是上来就直接认了师傅,想要人出力,便得先给利啊。

    阵法导师听到烈辉的话,也是心中高兴,他来这的目的自然就是为了烈辉,这年头想要找到一个好的徒弟可是比找一个好师傅要难得多。他自从在院长屋子里被烈辉撞见了不好的事之后便是一直在等机会,一直通过阵法关注着烈辉的他发现烈辉一行人奔着那学院门口而去,在学院门口遭到了那李副院长的压迫,便是急不可耐的过来了。

    阵法导师也是刻意放慢了步伐,用武力包裹声音对烈辉说道:“好徒弟,今天为师就当是先送你一份拜师礼了。”

    这阵法导师同时也是学院的一名副院长,但是因为他和院长关系好,而且修为也要高过那李副院长一些,李副院长平日里见到他也都是只能低声下气的。今日见这阵法导师又要坏自己的事,心中更是分外恼怒,不过在这学院之中,即便是院长比副院长们高了一个大境界,也不敢说能胜过这阵法导师,李副院长没有办法,看到阵法导师走来,心中再是愤怒也只能赔笑道:“屈副院长,实在不是我脾气大,这几个学员突然出来拦住学院客人的车,实在是无礼至极啊!”

    那潘乐水见到是屈副院长过来,也是不敢怠慢,忙从车上下来和屈副院长打了个招呼。不过屈副院长却是好像没有看到那潘乐水一般,只是走到李副院长的身前,然后说道:“客人,哪里有客人,我怎么没有看到。”

    李副院长知道这屈副院长是故意这么说的,但也只能是站到潘乐水旁边解释道:“这位是庐山城城主潘乐水,是学院请来的往届学员,刚参加完学院比赛开幕仪式,现在因为有点事情要办,要先回庐山城去。”

    屈副院长说道:“哦!是潘乐水啊,倒是很久不见了,你现在是庐山城城主了吗?真是失敬失敬啊城主大人。”屈副院长是学院的老人了,这潘乐水当年在学院修炼的时候屈副院长还是带他们基础课的导师。现在说出这番话来,语气中多是不屑的样子。其实也不是他非要找这潘乐水的麻烦,只不过今天他要收烈辉这个徒弟,得让徒弟知道一下自己牌面。

    烈辉也确实是被这新认的师傅给惊到了,同样是副院长,这李副院长在潘乐水面前说是合作关系都够不上,顶多算是个被使唤的。但是屈副院长这上来就是直接一副看不去城主的样子,真的是有够优秀。烈辉感觉这师傅自己叫着不亏啊!

    那边潘乐水听了屈副院长阴阳怪气的话,也是心中不满,但是他还是保持了自己的涵养,对屈副院长恭敬的说道:“不敢不敢,当年承蒙老师教导,才有潘乐水的今天,潘乐水今日还有要事,烦请老师行个方便,改日定当登门拜谢。”

    若是平时的话,潘乐水今天这一番话下来,屈副院长也必定是让潘乐水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今日却是不行了。屈副院长说道:“潘乐水啊!你叫我一声老师,我也就好言劝你一句,将人留下,今日你便能平安走出院门,如若不然,就休怪我不恋旧情了。”

    李副院长与屈副院长是在场人中修为最高的两人,那车中藏没藏人,根本就不用亲自检查,直接感觉一下气息,便是知道有一个昏迷的女子现在就在车上。屈副院长知道,那李副院长自然也是知道的。李副院长在看到这屈副院长来时就感觉有些不妙了,现在屈副院长表明了态度是要让潘乐水将人留下,那他便是不能再继续和这潘乐水同流合污了,此刻便要撇清干系。

    只见李副院长夸张的说道:“潘乐水,原来你的车中真的有藏人吗?见你是一城城主,又是学院客人,我一直都没有探查过你的车辆,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辜负我的心意。”李副院长那副样貌,好像真的才是刚刚才知道潘乐水车中藏了人一般。

    潘乐水见李副院长这幅样貌,知道他是找错了人了,今天这事是已经不可能成功了,也怪他太过自信,还要去收拾什么东西,若是直接带着人就出院门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今日他是势必要栽在这里了,不过他还是希望能够保留自己的颜面,一个城主去学院中绑架女子,若是此事传出去,估计他城主的位置也不是那么稳当了。

    潘乐水对屈副院长说道:“老师,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做了错事,但是恋在我们昔日的授业情分上,还请不要生张此事,若是老师应允,我立刻将人交出,若是老师不允,我也只好鱼死网破了。那女人身上已经被我下了毒,若是没有解药,一日必死。”说完这番话之后,那潘乐水也是不再言语了,双眼凌然的看着屈副院长,颇有几分城主的威严。

    烈辉听着这潘乐水的话,心中只是为穆怀悲哀,这种心肠的男人,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却是骗得了穆怀一家人的信任。

    屈副院长听到潘乐水竟然威胁自己,当下就想直接将这潘乐水擒下算了,但是他的目标是为烈辉解决问题,要是因为一时愤怒让这车上昏迷的女子死掉了,那可就是白瞎了。他看了一眼烈辉之后便是对潘乐水说道:“把解药拿出来吧,我答应你不会让今天的事情传出去。”

    潘乐水直接将解药交给了屈副院长然后说道:“屈副院长说出的话想必也不会食言,解药就这瓶中一颗,我也不会刷什么花招,在学院修炼过的人都是知道您老的手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