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青春都市>血狱魔尊 > 第307章 重伤
    这种火焰是积累上的能量,跟之前斩龙所吐的黑火是完全不同的。

    之前在龙族斩杀了黑龙滩昧真火,而这里完全是沙漠之火这两种火焰,当然是三昧真火更加厉害,但是这条黑龙跟龙族的黑龙有所区别的是,这条黑龙巨大无比,他的个人魔法几乎已经可以超越所有的精灵族的高手,如果今天晚上如果不是所有的高手都聚集于此未必是黑龙的对手,也许就可能遭到灭顶之灾。

    灵芸走了过来一把抓住烈辉的手,非常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你怎么样啊?感觉怎么样?如果你还有意识的话,就回答我一句。”

    烈辉慢慢的睁开眼睛,也许这是他最后的一次力气,想要说话,张了张嘴唇,微微颤动了一下,但是还是没有说出任何话来。

    现在的他全身难受不已,这条黑龙的魔力太强了,也许这条黑龙根本就不是一条真的黑龙,而是一个高手幻化出来的黑洞,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之前月辉在读一些秘籍的时候发现过这样的事情,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快成为天下级的高手,他会修炼一些幻化成龙幻化成兽的一些超级魔法,这些魔法修炼之后,人可以变换成任何自己想要的那种魔法举手,实际上跟所谓的修仙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在所谓的传说西游记中,孙悟空曾经就学到了这种魔法,实际上这种魔法是一种高级的修仙之力,只不过现在与平常人的理解是很难以理解这种情况的,一旦有人想去了解这种魔法的来源和修炼方法,那么很容易被当成一种走火入魔的旁门左道来对待,所以根据黑龙所喷射的火焰来看,应该是一个南方民族的高手。

    南方这个地方非常的大,几乎占据了整个大陆的一半,但是南方有3000万个岛屿,在3000万个岛屿中,只要凡是超过100万平方公里的都是几乎占据了90%的沙漠部分,而在这些沙漠之中的绿洲之中有很多修行的人物,这些人物往往有着很高的伸手,只不过大多数人物淡泊名利,往往只是想过一些平凡的生活,即使有了功法之后,也只是拿来换取一点利益勉强维持生存。

    但是这些高手中不乏可以征服天下的高手,只不过他们的环境局限让他们没有这种想法,想到这里几乎可以释怀。

    再回忆一下刚才黑龙所有的反应,可以看出来,这条黑龙就是高手幻化出来的这个高手一定是一个修仙者。要不然他为什么来到这里要灭掉精灵呢?

    如果说要复仇的话,直接可以找到自己,更何况自己并没有留下任何复仇的线索,怎么可能就被这条黑龙轻而易举的找到自己呢,还找到精灵族的头上来了,这勉强是不符合任何逻辑的。

    好吧,自己知道了这一点,那就将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尤其是国王。

    正在这时候灵芸坐下身子,将身体的一股原力源源不断的通过手掌放在烈辉的肩膀上,将自己的原理一点点的涌入烈辉的身体里面,虽然说他的这点元力并不能有什么颠覆性的作用,也不能让自己起死回生,但至少有一点就相当于人口渴的时候,让他喝了一口冰凉的泉水一样,也是非常有感觉的。

    约有10分钟之后,灵芸的头顶冒去了一点点的白雾,雨珠大的汗珠从灵芸的额头上面流了下来,他穿的长袍全部被浸湿了,突然咳咳一声,月辉咳嗽了一下,整个人的脸色从苍白变成了鲜红色是的,夜会醒了,过来全身的精力恢复了至少两成,不管怎么样总算是保住性命了,如果不是灵芸及时出售,自己有可能会远离衰竭而亡。

    “我没事了宝贝,谢谢你对我的关怀,刚才跟黑龙的那一抵抗几乎差点让我用尽了所有的功力,这条黑龙其实是一个人变的,绝对不是现实中真的黑龙,他不是一个邪恶的动物,而是从南方过来的一种高手。”

    此言一出,可把灵芸给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南方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高手,在灵芸看来南方那些一个个的岛屿上面不可能是有如此强大的高手的,而且南方的那些人往往对修行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如果非要扯到是南方的一些种族搞的事情,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说法。

    烈辉当然明白,嗯,灵芸的顾虑,他知道自己随便说出来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但是自己有证据。

    深深的叹了口气,又轻轻的说道:“南方有一个种族,我是非常明白的,叫做黑人族。换句话来讲,就叫做黑山族,黑山族其实是一个比较古老的民族,到现在可能已经有上千万年的历史,黑山族的人有自己的修行方法,他们的最高修行方法就是幻化成龙,在他们看来龙是一种不可征服的动物,对龙的崇拜是他们在几百万年前早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这一次来袭击精灵族的一定是黑山族,而且我认为,正是因为你们有一些东西是黑山族所需要的,然而你们一直没有寄予他们,所以黑山族一直耿耿于怀,这一次之所以来精灵族大肆的破坏,肯定是因为在数万年前发生过什么冲突,这件事情你的父皇一定知道,但是没有告诉你,现在我告诉你了,你应该回去问问你的父皇。”

    这一长句话说完之后上气不接,下气的烈辉立即又咳嗽起来。灵芸拍着他的背部,连拍了十几下,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啊,难道父皇从小就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吗?唉,看来凤凰真的太把我们当小孩子看了,这种种族间的仇恨一定要从小就教给小孩子,否则的话他们还会把敌人当朋友了,什么时候被吃了也不知道。

    于是就扶起月辉朝着皇宫里面走了过去,虽然大部分的火都被扑灭了,但是还有弄烟滚滚,一对又一对的皇宫卫士,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围绕着皇宫到处检查。

    这是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一旦真的有一些外族的一些特工在这里的话,那么就要立即抓起来杀掉。

    两个人走到居住的皇宫前,父皇正在里面休养,几个御医已经来从皇宫的房间里面走出来,个个摇头叹气。

    嘴巴中轻轻的说道,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