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青春都市>血狱魔尊 > 第266章 坦白
    周泰战胜了对手之后,叶鹏池再次上场将那伤了穆怀的人击败,烈辉的队伍以损失一人的代价获得了进入下一轮比赛的资格。

    叶鹏池在比赛结束之后罕见的来到烈辉的房间,看到烈辉没事之后,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看完之类的话,只能是在烈辉房里四处看看。烈辉想知道比赛的情况便是和叶鹏池交谈起来。

    烈辉又询问了叶鹏池周泰的战斗情况,他倒是很想知道周泰是如何获胜的,他原本预料的就是此番战斗自己这边至少要折损三人,除了林子欣和叶鹏池之外的人都会战败。后因为那来和烈辉交谈的人话语过分,烈辉使计让那人受罚退赛,烈辉因受伤而休息,避免了战斗,得以继续进入下一轮战斗,而周泰的获胜着实让烈辉有些惊讶。

    叶鹏池又将周泰的战斗过程和烈辉说了一遍。烈辉听完之后便是感觉不妙,生剑这种能力,在学院之中暴露出来之后,很有可能会引起很大的麻烦。这种和生命液类似的能力,很有可能会让那些实力强大的人惦记,不只是学员,甚至某些导师也可能会对周泰出手。

    烈辉之前不让大家在比赛过程中使用生命液便是怕生命液会引起某些人出夺,所以才只在场下使用,若是在场上使用的话,那凭借着生命液那气死回生的能力,即便是面对再强的对手烈辉只要不被打死,便能一直靠生命液恢复,那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能将烈辉击败,对于一个永远不能杀死,就永远能恢复过来的对手,谁都会恐惧的。

    现在周泰将这生剑的能力展示在大家面前之后,更加会让人嫉妒。生命液还是消耗品,总有会用光的一天,而这生剑作为武器却是不会消耗,或许会消耗,但是别人是不知道的。现在周泰因为这把剑马上就会成为整个学院里的危险人物了。不是让别人感到危险,而是他自己会有危险。

    烈辉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要去找自己那个便宜师傅,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到时候会有导师级别的人参与进来,凭借烈辉他们的能力是没有办法阻挡的,只有去找屈副院长想法办法了。

    烈辉先是去找到了周泰,狠狠数落了他一番。事先不和他们说明生剑的能力,隐瞒不报,后又将生剑的力量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实在是愚蠢至极。周泰在之前在被灵芸数落的时候还不以为意,现在再听过烈辉分析之后,也是察觉到了这其中的危险。

    一件宝物只有在有能力的人手中才是宝物,在不能保护他的人手中便会怀璧其罪,迟早是要惹祸上身,这种情况要么是牢牢保守秘密,要么就只能将这宝物交出去,免得惹上麻烦。现在周泰没有将秘密保住,只能是去想第二办法了。在这种时候有没有人肯接受这剑都难说,不过烈辉在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肯定也是不会让周泰将剑交出去的。

    烈辉带着周泰很快找到自己的便宜师傅屈副院长,屈副院长在听完了烈辉的说明之后也是陷入了思考之中。在烈辉之前那裁判导师便是来和屈副院长说过这件事情了,他也将烈辉设计陷害那个武影导致其直接被罚退赛的事情说了。

    屈副院长对于那武影的事情也是没有什么想法,他并没有这导师这种如此正直的想法,这手段该用的就用,管他什么合适不合适,你不会耍手段,便是只能让别人耍。对于烈辉这样的行为这屈副院长不仅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是更加欣赏烈辉了。不过在那导师面前他还是要正直一点的,只是说一定会惩罚烈辉,让他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过周泰这件事,这屈副院长也是有些犹豫。在得知了周泰手中那把剑的效果之后,他便是知道这剑便是从武器屋中借走的。当初这剑便是他们这些老派学院众人合力击败了一人之后得来的剑,不过这剑到了他们手中之后便是一直没有再展示出什么威能,便有人提议将这剑毁了。但是当时武器中的负责人觉得太可惜,而且武器屋中的武器也很少,便是将这剑在武器屋中保存了下来。现在看来周泰这家伙很有可能便是那他们击败之人的后人。

    屈副院长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将周泰给抹杀掉的时候,烈辉便是带着周泰找上门来了。这周泰是烈辉的队友,现在烈辉求到自己这师傅头上,若是自己将他这朋友直接杀了,那还当什么师傅,屈副院长又是心中思索着。

    烈辉见自己这便宜师傅面露思索之色,以为是这事情太过难办了,便是对屈副院长说道“若是此事太过难办的话,徒弟便不为难师傅了,我们自己再想办法便是。”说完话,烈辉便是要带周泰离开。

    屈副院长现在也是想明白了,若是周泰真的是他们击败的那家伙后人的话,应该不会傻到将这剑暴露在比赛中才是,而且现在烈辉带周泰来找自己的时候,这周泰也是一脸的茫然样子,完全不像是知道当年的事来寻仇的模样。屈副院长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说不定这周泰真的只是碰巧将这剑给收服了。

    屈副院长再三考虑之后,便是叫住了烈辉,然后问道“这剑,是如何得来的?”

    烈辉也是将目光看向周泰,这种事情还是让当事人自己将比较好。周泰看两人都是望着自己,便是将在武器屋中和这剑投缘的事情和两人再讲了一遍。

    屈副院长听完之后便是信了周泰,不过他又转头对烈辉说道“这生命液,你是如何得来的啊?”

    听到师傅问话,烈辉也是心中一惊,之前只顾着管周泰这剑的事了,倒是把生命液这东西给搞忘记了,这可也是一件不能轻易暴露的东西。

    周泰听闻屈副院长的话,也是想到了这一茬,但是现在说都已经说了,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好保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