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青春都市>血狱魔尊 > 第368章 法拼
    烈辉内心倒有点忐忑,要知道这西海先尊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啊,如果自己一旦弄不好,说不定法律一击必杀啊,那自己小命可真的不保了,那怎么办呢?必须得想点一些点子呀,好那很简单,现在自己就跟他比拼物理,在现现在一看这小伙子有点瞧不起自己年老体衰,要用物理跟自己相对那也好啊,西海仙尊其实是个不服老的人,自己虽然说修炼法力有十几万年了,但是实际上在体制方面一直觉得自己非常的强硬,就那么这么强硬的体质,还怕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在年轻,毕竟身体瘦弱,修炼比较少,而自己对肉体上的技巧懂的也比较多,那要打自己,绝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自己面子,还对一个小孩有什么可怕的说。一把就打起来了。

    两人睡你竟然拳脚相加,实在是太酷了,烈辉在基础拳法上那可是非常厉害的,别说是老人了,就算是成年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是自己又不能让对方完全丢脸,还要给对方保住面子,还要让对方在内心里面心悦诚服,实际上这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要把持这个度对一个18岁的男孩来讲没那么容易,那怎么办呢,很简单,那自己一定要适可而止,点到即止,既给了吸海鲜之面子又让自己赢得了辉煌,只有这样子自己才能得到新海先生的支持,这是当前的当务之急。

    姚飞在空中翻了跟头,一腿踢向这西海线,蹲的头部卸下线蹲,早在地上来了个乌龙绞腿,夹住烈辉的腿,往前面一甩,烈辉整个人像是龙卷风一样被甩到一边上喷了一下,正要砸到桌子上面跃飞的一只右手用两个指头轻轻在桌子上,亿点又从水中翻了过来,这一招真是妙极非常的帅气,就连金光道长也忍不住大喝一声菜,旁边的一些人看到了想喝彩,但又不敢唯恐被西海仙尊这个老大给训斥,现在现在一看烈辉竟然轻轻避过自己的这一甩招,紧接着一个拳头打了过来,这个拳头竟正是新海轩村的洪龙荃,要说陶虹龙泉市现在宣称自己创造的是一种最基本的锻炼勿李体制的一种拳法,一拳正打在烈辉的。脸向下一扭,那一拳头正准确无误的,不偏不倚的打在烈辉的颧骨上面烈辉突然感受到像是一个巨大的铁锤一样打的自己几乎要粉碎起来。

    还好自己。神力高强又一个飞踢,正好踢在了这西海先军的肩膀之处,这现在现在反手一个虎爪就要抓到烈辉的角落,烈辉轻轻把脚勾过来一下勾住着这,吸海鲜,真的要不用力勾一下子将西海先生要勾到在地,正在此时烈辉紧紧的一下扑上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这西海先生的腰,往后用力甩一下,把洗脸器都甩了出去,这新海先生也是高手在空中,趁着这是鼓衰力,在空中转了一圈之后稳稳落地,一瞬间胜负已经决出来了,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而是站在原地紧紧的看着对方。那种凝视像是平手的友情,惺惺相惜,又像是你征我得到一种敌视的仇恨,烈辉知道自己已经胜利了,其实自己已经让这西海现在的至少在物理基础上自己比西海仙尊要强大的多,自己让着他,这现在自己肯定要知道,所以在这个时候事情肯定是可以达成了。

    西海仙尊知道烈辉对自己手下留情,但是却非常不服,毕竟自己最拿手的那可是法术,而不是所谓的物理攻击,烈辉仗着自己年轻,非要以自己的长处来攻击他人的弱点,这种其实很不道德的。

    毕竟做什么事公平为妙,所以看似的西海现在是表面是跟烈辉打了个平手,心里似乎也挺开心,好像是烈辉比自己年轻,所以就对老人表示一些尊重,没有让自己丢脸,但事实是这样,现在现在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这烈辉得让着自己,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在属下面前树立权威呢,以后暑假还有谁会在乎自己的,想着这些新景点,所以好难看也是大声的说道:“我说了烈辉啊,这次大哥二哥派你来真是辛苦了,不过我在新海地区实在有太多事情处理,没时间再过去办理这些事情,至于就完全可以将魔帝叫出来了,这儿这一次真是不好意思。”

    这句话直接戳中了烈辉的弱点,没想越说越没想到,本来自己想了一大堆的方法,现在竟然失灵了,不能用了,非常的奇怪,又奇怪又生气,当时在这里又不能表现出来自己生气的样子,确实不能生气,如果生气的话自己就失去了所有的尊严和。

    点点头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我说谢谢先生,先生,其实我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天庭就要崩塌,而魔族就要复活,你要知道在这个时候天地间都要重新洗牌,当重新洗牌的时候你的西海地盘,如果你要不站出来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来一块打天下的话,出结果是什么,其结果是这些人不会给你任何好处,而且到时候你有可能全家都被杀的杀害,这你是清楚的,打天下是非常残忍的,尤其是统一三界的天下,想必这个你比我更清楚。”

    要是这几句话其实出了我的威胁,而这个时候最讨厌的事就是自己被威胁,为什么一旦自己被打败,那就意味着自己在这里说话不算数,能被威胁在下属面前也是很丢脸的一件事情,因为道长也吓了一大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想怎么样这个老头?一甩手说:“来人了,送客,很快的,旁边来了8个超级保镖,个个都拿着水中的超级魔鬼鱼的那种大钳子,走过来要对着烈辉说:“请离开这里吧,我们已经查明了你跟这位道长都是闯进来的,现在请你们俩离开这里,我们不予追究。”

    烈辉正要说话,这时互心海鲜的秃然说道:“就把这个月非赶走就行了,这个金光道长还是让它留在这里吧,金光道长,可是我的好朋友怎么可能让它赶走,如果把它赶走的话,那我实在是太没有有情了。来吧,金光大道咱俩继续喝,不管这小子。

    烈辉一听自己要被赶出去了,这可丢人丢大了,没想到跑了几万里来到这里,怎么可能会联系,刚见到面就要把自己赶出去,那自己这千里迢迢万里迢迢来,岂不是白费了这么多的功夫,还差点牺牲自己的性命,不可能自己无论如何要留在这里,无论如何哪怕不要脸也要留在这,这就是自己的想法。

    “我说七彩仙尊先生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只有完完全全的打败你,你才会心服口服,才会接受我的任何的,所有条件很简单,既然这样我们就拼权力再打一次,你看怎么样,如果我赢了你就答应我,如果我输了,那么你就不用你赶我,我自己走出去,这一次我们俩就所有的比拼都全部比拼啊,自由而战斗,你看怎么样,不过也会捡到机子不会伤到你的。叶飞这口气非常大,不过这句话说完正符合着西海现,真的意思在西海,现真知味修炼了十几年,各方面的法律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就指望烈辉,这毛头小子真的会是自己的对手,但是烈辉知道除了这个办法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切切实实的去打败西安,现在自己才能得到他的帮忙和自主,那没办法了那就来吧,自己只能用尽自己最大的法力跟这个新海仙尊大战一场。

    本来本来有点紧张的,这火光到人一听本来要将烈辉赶出去,就一下惊慌失措,但是听烈辉这样一讲他就开心多了,至少烈辉留了下来,但是就凭这小子才修炼这十几年的法律,怎么可能跟人家十几万年相比了,那相差可是1万倍的呀,这是绝对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推土机,一个小蚂蚁,这怎么相比啊,法律力的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学到的,就像一个几万岁的人得到的权利,以及和一个18岁的孩子所得到权利,除非你爹是皇帝,否则你跟几十岁的人怎么相比有比不过人家,这就是事实,这就是一种修炼。

    “来吧,我说西海仙尊先生,我们俩比武绝对是公平的,谁都不可以作弊。那么现在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伤害你。

    开什么玩笑啊,他能伤害到星海仙尊,这西海仙尊现在几乎已经达到最高级别的仙人级别的段位,就凭这小子怎么可能去伤害他,甚至连摸着他身体都不一定摸到。

    烈辉并不在意别人的笑声,而西海仙尊也觉得这小伙子有意思,“好吧,于是徐海现在也笑着说的,如果我要伤害到你,那就算我输,我最多就让你倒在地上无还手之力,绝对不会伤害你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