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竞技网游>在abo世界绑定羞耻系统后 > 小姐,请您照顾好自己(微)
    流线型的银sE飞船在浩瀚的星河里穿梭。

    这是主打无人驾驶模式的家庭适用舱,可以在保持高速的前提下,不分昼夜地持续驾驶。

    三天的发情期结束后,飞船已经b近此行的终点,而伊莱尔的“前情提要”也接近了尾声。

    原来眼下正处于帝国与联邦间拉锯战的一个重要节点,主星的军部大规模赴往前线。父亲凯撒与诺伊斯家主所在的舰军部门和二哥塞西尔所在的机甲部门作为主力军,目前皆不在主星,三哥诺顿虽然还是军校在读生,也被父亲一同带往前线参与“社会实践”。

    但事实上,两方交战纠缠已久,胜负难分,实质上其目的早已不是决出胜负,而在于某些利益的重新分配,外交部门就是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此次涉及的利益纠葛也许非同小可,外交部大半成员与几位执政大臣共同参与了政治谈判,大哥艾德里安作为外交部部长最为属意的继任者,自然在谈判队伍之列。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管家一个人负责接流浪在外多年的小姐回家的原因,因为家里没人了。事实上,伊莱尔作为凯撒的副官,在完成接她回主星的任务后,也必须尽快到前线汇合。

    这意味着莉娅要去诺伊斯府邸暂住。虽然诺伊斯家主也在前线,好在诺伊斯夫人温柔可亲,表示愿意帮忙照顾莉娅,而且佩恩也因为刚分化不久,为应对初次发情期请假在家,可以与莉娅作伴。

    尽管这与莉娅的某些打算不谋而合,但骤然要离开身边第一个熟悉起来的人,还是让她控制不住地感到烦躁。加之前几天因荷尔蒙影响主动对管家蹭蹭抱抱的一丝羞耻感,她把这些负面情绪全都归因到管家头上,迫不及待地要对伊莱尔实施一些小小的报复和惩罚。

    “起来,伊莱尔,跪到床边去。”

    轻抚莉娅背部的手一顿,停了下来。正抱着小姐躺在床上的管家虽然不明指令的原由,还是立刻顺从地站到床边,小心地在长毛地毯外单膝跪地。

    莉娅懒洋洋地斜倚着靠枕,眯眼衡量了下距离,好像有些远,又开口命令道“再近一点伊莱尔。离这么远做什么?难道是因为我让你跪下,你生气了?”

    地毯外的男人立刻向前膝行了两步,直至膝盖顶到了床T边缘才停下。她果然还是更喜欢这样居高临下地讲话,他的发顶恰好在她手边,原本恭敬颔首的脸抬了起来,失去眼镜的阻挡后,他琥珀sE的瞳仁和眼睛中的神sE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就像是一条被摇摆或垂落的尾巴完全暴露心情的狗,令她心情愉悦。

    伊莱尔张开嘴想要为自己解释:“不,小姐,我只是怕会弄脏您……”

    但他没能说下去。

    两根细白的手指伸进他张开的嘴里,夹住了他的舌头。

    可怜又愚蠢的管家为什么会不明白呢?他单纯可Ai的小姐在以指责他来取乐而已,至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是因为下跪而生气还是怕会弄脏……什么玩意儿?她一点也不在意。

    她只是看着那张端庄得令人惊叹的脸,看着他一张一合的红润嘴唇,看着他口腔里偶尔露出来的粉sE舌尖,想到了有趣的惩罚方法。

    温热Sh滑的舌头在她两指间颤动。她夹得并不算用力,可以看出来,伊莱尔在努力克制自己cH0U回舌头的本能,任由她的指尖在他舌面摩挲。

    莉娅很快就喜欢上这种感觉。他柔软舌面的温度,他躯T的颤抖,他逐渐被生理X泪水充盈的蜂蜜sE瞳孔,他整个人都被迫向她打开,被她掌控,告诉她隐藏在身T里的晦涩秘密。

    游弋的手指被坚y的牙齿碰到。莉娅不耐烦地加重了力气,g脆把藏在口腔中的舌头从嘴巴里拉出来,伊莱尔被迫随之更大地撑开口腔,喉咙深处的小舌头隐约可见。暴露在空气中的舌头像脱离了水面的鱼,不得不分泌出保护自己的粘Ye,积累过多的泪水流出眼眶,在脸颊两侧印上泪痕。口水不断从伊莱尔的舌尖和唇角滑落,亮晶晶的银丝沿着下巴流至x前和跪着的大腿。

    莉娅肆无忌惮地r0Un1E着这条柔软又富有弹X的舌头,又不时用指尖刮蹭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