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星的地理面积并不大,除去占据了一大半的工业开发区和贫民窟外,真正的繁华商业区、学校、写字楼、高低端公寓和联邦行政中心都集中在气候宜居、交通便利的科拉港市。诺伊斯府邸就坐落在科拉港市中心的位置,与行政中心间隔两条街,和艾德仁府邸间隔一条街。

    b起繁华YAn丽的商业区和庄严肃穆的行政中心,诺伊斯府的装修风格出乎意料地低调。整TsE调是淡雅的米hsE,大厅墙面投S着几幅字画,花瓶、水晶灯、小摆件等常见的装饰品寥寥无几。房间内没有什么佣人,翠绿草坪上是忙碌着修剪花枝的机器人,府邸内部也常见到大大小小型号各异的家政机器人,分别负责打扫、饮食、洗衣等工作。智能悬空的家具便于地板清洁,极宽敞的晶石餐桌、白sE长沙发、巨大的透明悬浮屏幕,处处透露着简洁和优雅,但同时也有些像酒店,缺乏长期生活的痕迹和家的味道。

    莉娅的房间被安排在佩恩旁边,两个房间的yAn台挨得很近,目测是可以跳过去的距离。整T装饰风格与她在飞船上的房间差别不大,主要区别在于诺伊斯家的客房拥有一个超大的、可以滚来滚去的云朵状悬浮软床。她调低了软床的悬浮高度,避免从床上滚下来会摔得太惨。

    交战时期,上流社会举办舞会以鼓舞人心似乎是这里的惯例。联邦中心正在举办一场由总统夫人发起的为期三天的舞会,受邀前往者多为执政大臣和军部官员夫人以及一些适龄待嫁的omega,诺伊斯夫人同在受邀之列。她临走前曾交待管家格瑞斯,一位温柔可亲的a,负责接待莉娅,并看管邻近发情期的佩恩。

    母亲不在的佩恩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个家里新的话事人。格瑞斯看着他从小长大,对他多有溺Ai,因此在被关家里闷闷不乐的娃娃脸少年提出由他去接莉娅的时候,稍作犹豫就同意了这个提议,可是破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很快,当佩恩几天后以带莉娅熟悉科拉港市为由,要求到外面转转并吃晚饭时,格瑞斯为难了一小会,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佩恩借口要带莉娅出去认识新朋友,其实是要偷偷出去和朋友泡吧,走出大门就脱掉了裹得严严实实的白sE大衣。他今晚穿着透视黑纱上衣,内搭紧身黑背心,细白而有线条感的肩颈在黑sE迷雾中若隐若现,下面搭了条同sE开叉阔腿K,K脚堆叠在厚底皮鞋上,choker则换成了一根与他发sE一样的浅蓝sE亮面皮质项圈,忽略那张纯净娃娃脸的话,看起来又辣又漂亮。

    莉娅赖在佩恩起居室里,仔细观察未婚妻的夜店穿搭,然后特意换了与之相称的黑sE情侣装,心怀不轨的少nV想要借此暗暗宣示主权。

    因为伊莱尔总为她挑选g0ng廷风的繁琐裙装,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尝试偏向酷帅风格的装扮。浅金sE的长卷发束成了高马尾,略长的刘海被拨到耳侧,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深邃的双眼和立T的眉骨、鼻梁完全显露出来。利落的黑sE短款皮衣,包裹在紧身牛仔K中的双腿笔直修长,脚踩高筒骑士靴,莉娅略微调整了下眼神,娇柔的omega少nV立刻变得英气十足。

    通过佩恩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莉娅这身搭配明显很符合他的审美。娃娃脸小少年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半天,好一会才故作高冷姿态道,“切,这么打扮一下不是还能看得过去嘛,Si金毛。”

    “谢谢夸奖哦,佩恩。”看透了傲娇嘴y的未婚夫,莉娅自行领会了这句赞美,熟练地跨上了宝蓝sE机车的后座,伸手搂住美人腰。

    “不是在夸奖你!你的手,离开我的腰!”

    回应他的是笑眯眯的敷衍,和腰间搂得更加用力的双臂。她甚至过分地把脸也贴了过来,隔着薄薄的透视装,少nV的脸颊在他后背散发出阵阵热意。

    佩恩不知道别的omega之间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相处方式,但这绝不是他惯常所接触的那种,也不是……不是会让他……讨厌的那种。

    对于科拉港市的夜间动物而言,十点钟只能称得上刚刚开始。puzzle酒吧在CBD中心的99楼,不必乘电梯爬上去,酒吧后门有私家车和机车的直通道。佩恩小心地控制着机车速度,巨大的机械双翼逐渐收缩合拢,从高空变车道闸口驶出,稳稳地开进酒吧车库。

    这里是科拉港市的顶级酒吧,顾客几乎都出身世袭贵族或富豪财阀,但不同于装修偏沉稳大气的高端会所,更嚣张奢华的酒吧是年轻后辈的聚集地。较暗的主灯sE调渲染出暧昧氛围,场馆正中间是闪耀着镭S灯的舞池和吧台,三三两两的悬浮卡座紧挨着墙角,避开了灯光的扫S轨道,成为了绝对的隐秘领地。

    人还不多,冲这边热情挥手的两个omega少年挺显眼。那里似乎是他们的常坐位置,佩恩没怎么停顿,进了酒吧就朝那个方向走过去,直至坐到了熟悉的位置才想起来自己还带了一个人。

    莉娅看着自己的未婚妻熟门熟路地泡吧,甚至已经在此拥有了会员专属卡座。相对而立的银sE半环形沙发一共可容纳四个人,佩恩靠着内墙坐下,他正对面是黑sE长直发少年,神情冷淡,左侧是挑染成五颜六sE的彩虹头少年,刚侧身让佩恩进来就兴致B0B0地凑过去,满脸八卦。

    几分钟后,娃娃脸回头寻觅,莉娅很高兴未婚妻终于想起了自己。她无视佩恩看向斜对面空位的示意,不紧不慢地停在了彩虹头身旁,考虑到对方身份是未婚妻的朋友,故而选择笑眯眯地沉默凝视。

    在长久的压迫感盯视下,彩虹头咧开的嘴角一点点收了回去,试探着拉远了和佩恩的距离,获得了莉娅赞赏的眼神。少年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仿佛一只得到奖赏的小狗,兴高采烈地让出了佩恩身旁的座位,假装看不到后者谴责的目光,一溜烟跑到对面挨着黑长直乖乖坐好,几乎要看到他背后欢快摇摆的毛绒尾巴。

    莉娅理所当然地坐到佩恩身边去,斜倚着沙发靠背的上半身似是无意识地微微歪向面露不满的娃娃脸少年,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莉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