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竞技网游>在abo世界绑定羞耻系统后 > 乖宝宝,叫声老公听听(微)
    深夜,所有家政机器人停止了工作,机械转轮在地上的摩擦声被掐断。除了喧嚣的月sE,和投S在外墙上的玫瑰花影,整个诺伊斯府邸仿佛都陷入了沉睡。

    回房洗漱后,莉娅按照惯例带着一枝娇YAnyu滴的玫瑰,去向她娇YAnyu滴的未婚妻道晚安。

    刻意摆了个耍帅的姿势,斜斜叼着没有拔刺的花枝,屈起的指节在落地窗上清脆地敲了四下,这是个心照不宣的暗号。可是今晚却迟迟等不到一个浅蓝sE脑袋强自按捺住眉眼间的喜悦,装作不满地探出头来小声咒骂。

    百无聊赖地静立了十分钟,凉风丝毫没有吹灭心头的灼热烈焰。她不准备再继续等候,双手撑住窗台边缘,利落地翻进隔壁房间。

    落地窗未上锁,米hsE窗帘也只拉了一半,房间里没有开灯,肆无忌惮的月sE成了唯一的光源。

    这是个适合做坏事的夜晚。

    正中央的超大号悬浮床飘得很低,床上有人在翻来覆去地折腾,发出幼鸟般的嘤咛呼唤。莉娅慢慢走至床边,饶有兴味地欣赏自娱自乐的小朋友。

    娃娃脸少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内多了一个来客。浅蓝sE卷发毛茸茸地蓬松散乱着,发丝间隐隐透出通红耳尖,黑sE宽松短T被掀到单薄的脊背,纤细baiNENg的腰肢在昏暗中起起伏伏、若隐若现。

    佩恩趴在巧克力sE的巨大玩具熊上,双腿绕过玩具熊的腰紧紧交缠,只穿了件贴身平角内K的小PGU埋在熊里拱来拱去。也许被躁动的情热折磨地实在难受,他一会翘起PGU在空中难耐地左右摇动,一会又塌下腰紧挨着双腿间的玩具熊磨磨蹭蹭,暧昧的YeT逐渐浸Sh了深sE的内K,连T缝处都染上ymI的水痕。

    小声的哼唧隔着玩具熊里的棉花传出来,她凑近听到他嘴里含含糊糊地不停叫着“莉娅”。像被雨打Sh了毛发叫主人来抱的娇气小猫,像努力张开nEnG喙嗷嗷待哺的急切幼鸟。

    好乖,乖宝宝应该得到奖励。

    紧抱着的玩具熊被轻松cH0U掉,骤然失去g缠对象的大腿被一双带着凉意的手拉起、分开、最终盘上某人柔韧有力的纤腰。他终于从剧烈袭来的滚烫情cHa0中稍微清醒,愣愣地去看半跪在床边居高临下俯视他的人。

    她背对着落地窗,月影下满头金发在闪闪发光,他几乎疑心眼前人是自己昏沉中的幻觉,“莉娅?”

    莉娅正凝视着布满红晕的美人面,那张楚楚可怜的娃娃脸点缀了幼nEnG的媚sE,竟顷刻间变得YAn丽b人。听见美人叫自己名字,立刻柔声回应“嗯?”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前一秒还娇YAn风情的少年立刻哭丧起脸,r燕归巢般一头钻进她怀里,委委屈屈地要求道“呜呜呜呜,你……你快点来帮、帮我……”,还没撒一会娇,又仰起头来气愤地责怪她“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呜,Si金毛!”

    莉娅被他的光速变脸逗笑,想亲亲他,又怕耽误他骂人,于是俯身T1aN咬他的耳垂,直到一迭声的埋怨变成呜呜咽咽的催促,才不紧不慢地轻声威胁“乖宝宝,叫声老公听听。”

    佩恩被折磨地难受,一时还要看她得意洋洋趁火打劫,恼羞成怒,又JiNgJiNg神神活活泼泼地咒骂起来。

    可是莉娅不急。她从耳垂一路T1aN吻至后颈,还没等他意识到不妙逃开,就张嘴叼住了他的信息素腺T,牙齿轻轻用力,含弄着极度私密的X器官来回磨动。看那一小片baiNENg的皮肤鲜YAn地绽放,听他急速喘息,还要坚持断断续续地骂她“嗯嗯……Si、金毛!嘶,停下、停下……不要脸!”最后又羞又恼、气急败坏地叫人“……老公。别装没听见!看见你笑了!”

    心脏突兀地停了一拍,紧接着是报复似的剧烈狂跳。真是个具有可怕魔力的称呼,哪怕她这样的混蛋,听到这称呼的一瞬间似乎也能立刻被赋予无穷的温柔怜意。

    裹满q1NgyU的语调是甜腻拉丝的糖苹果,也许还淬了点毒,险些把她的理智都黏掉分解。

    莉娅扶着他大腿的手在兴奋地颤抖,身T迅速升温,面上却仍挂着无知无觉的微笑,故作无辜“嗯?宝宝怎么啦?叫老公g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