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笔记>竞技网游>在abo世界绑定羞耻系统后 > 小姐,请稍微忍耐一下()
    莉娅被隔靴搔痒的难耐q1NgyU和主动寻觅的欢愉浪cHa0所裹挟,一会因花唇和小RoUhe被内K重重擦过而满足地支吾,一会又因酸软无力没办法获得更多快乐而气愤地埋怨没用的管家。

    突然,努力摇摆的腰肢两侧被一双手掌强y地握住,她被伊莱尔掌心的热度烫了一个激灵,还来不及为骤然失去的快感抱怨,耳边就感受到粗重的喘息和被刻意压低、带着诱哄的轻声询问,热气上涌,未听清便胡乱点头应声。

    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小内K被褪了下来,白sE内K的裆部在与私密处分离的瞬间,拉扯出细长的靡丽银丝,最终落到黑sE西K上。

    柔软无力的双腿被强势地拉得更开,又被握住腰间更用力地坐了下去。娇nEnG的花唇被不容拒绝地分开,不留丝毫缝隙地与y质西装布料贴合在一起,结实的大腿肌r0U向上挤压着红肿颤抖的小核。失去了内K的阻隔,直接接触的刺激让莉娅忍不住舒服地哼哼唧唧。

    然而这幅顺从依赖的模样和撒娇般的SHeNY1N,却导致了无法挣脱的快速摩擦。伊莱尔西K下的X器再次涨大了一圈,不能纾解的强烈yUwaNg夺走了他的部分克制和T贴。手下的力道不断加重,浓重的怜Ai驱使他始终追逐、紧贴着莉娅伏在怀里的侧脸,不时用嘴唇摩挲小姐小巧的耳垂,或温柔吻去她鬓角滑落的泪水。

    花唇与小核被迫在西K上用力摩擦,每一次都又重又准地碾过RoUhe的尖尖。伊莱尔掐着她腰前后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伴随着他大腿的抬起顶弄,上一次摩擦的快感还未退却,下一次快感又立刻席卷而来,原本淡粉sE娇娇怯怯的小核充血肿胀,染上了YAn丽的红sE,发y挺立起来,又因涨大凸出而受到更多的磨蹭和刺激。

    莉娅逐渐有些受不了太过强烈的刺激,可是强势的双手无情镇压了她的扭动挣扎,胡乱蹬来蹬去的双腿扯动西K褶皱,反而加剧了sIChu的快感,更多的汁Ye从xia0x中淌出,缓解了小核摩擦的火辣感,狼狈混乱地糊在管家的腿上。

    她像一条禁锢在沙滩上被快感反复冲刷的鱼,本来紧攥着伊莱尔后背的小手慢慢失去了力气,只好整个人贴伏进他怀里,随着一下下迅猛的顶弄前倾攀附在宽厚的x前,手指张张合合却抓不住被x肌撑满而变得光滑的白sE衬衫。埋在男人颈侧的脸成了全身最安稳的地方,露出的半边侧脸被他垂首夹在肩窝,g燥柔软的嘴唇在鬓角和耳边流连摩挲,轻吻狎弄。

    紧实有力的大腿向上抬起,莉娅甚至感觉自己像悬空骑着一根浮木,与此同时她又被掐着腰在浮木上来回碾压,鹅hsE的裙边合拢又绽放,暧昧的yYe顺着西K一路流淌下去,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双腿之间,xia0x急促地收缩翕动,粗糙、滚烫、麻痒、快意。

    在连续多次顶弄后,腿肚都在颤抖的小姐终于觉得快感难以承受,转而开始抱怨管家的粗鲁。

    “呜……慢一点!伊……嗯……伊莱尔!!!……嗯……快停下!”

    出乎意料地,一向克制有礼的管家这次并未听从她的命令。莉娅乱蹬的膝盖在他饱满鼓胀的裆部不断地蹭来蹭去,尽管还在不断地粗重喘息,他的语气听起来仍然慢条斯理“不要任X,小姐,请您再稍微忍耐一下,我会尽快的。”

    话毕,她腿间夹着的那条大腿顶弄的速度更加迅猛,力道也更加强y。腰侧被掐得生疼,花唇红得要滴血,颤颤巍巍的小核刚从西K缝隙中缩回来,又很快被摁入布料褶皱。西KK腿中间的锐利K线嵌进hUaxIN,来回刮蹭着花唇内部和肿立RoUhe的两侧,带来尖锐的快感。

    莉娅被刺激地忍不住扭腰,却受到腰间手掌的禁锢束缚,只好被迫承受逐渐堆积的情cHa0。细白的双腿因过于剧烈的快感而反SX挣扎弹动,湖蓝sE双眼因失焦显得无神,粉唇微张,发出混合着哭腔的指责咒骂和细碎SHeNY1N。

    “该、Si的……伊!莱!尔!……我说……快停下啊!呜呜呜……去Si去Si……嗯……要……嗯……要尿尿了……呜呜呜……啊!”

    可怜的私密处已经达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一阵剧烈的颤抖后,莉娅双腿猛地绷直,一点点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更多的晶亮yYe从x口淌出,浸透了一大片深sE西K。

    管家终于放下了顶弄的右腿,一手环绕紧揽着她的后腰,一手在后背上轻柔Ai抚,无声地缓解着她刚才波动过大的情绪起伏。

    “滴!触发任务完成!

    【伊莱尔】可触碰度:80想给小姐更多的……快乐。”

    莉娅懒得分神关注突然响起的系统提示音,她埋在这个深黑sE的松木味怀抱里,竟然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安稳与平静。得到满足后的酸软无力和疲懒让她仿佛浸泡在温水中,紧贴着男人大腿的PGU仍在无意识地小幅度摇摆,敏感的小核在深黑布料上慢腾腾地磨出小圈,带来与暴风骤雨不一样的细密舒适,延长着ga0cHa0的余韵。

    伊莱尔努力克制着自己收紧怀抱和向前顶胯的yUwaNg,沉甸甸的饱满下T几乎快要冲破K链的阻隔。他想将小姐拥抱地喘不过来气,他想吻住小姐时而甜蜜时而恶毒的嘴唇,他想把粗y丑陋的X器塞进小姐baiNENg的手心,他想咬破小姐的腺T再疯狂灌S自己松木味的信息素。